承兴案新进展:京东前员工被捕 罗生门即将真相大白?



“航星案”新进展!前京东员工因合同诈骗被捕。罗胜门即将诚实吗?

今年7月初,诺亚财富落户雷成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为京东提供供应链融资的34亿信贷基金在业内爆炸式增长。最近,案件突然逆转了!

根据第一份财务报告,据报道,最近京东的一名井兴员工因合同诈骗被正式逮捕。该员工在京东3C业务部担任销售经理。他自2016年起一直负责京东。今年5月,兴和诺亚三方的供应链融资业务的推广突然离职。

作为回应,京东回答说它没有掌握上述情况,无法判断是否属实。然而,京东证实,在警方调整过程中,发出了21封确认函,这些都是伪造的。

Noah,Chengxing和Jingdong上演了“Rashomon”

我们来看看以下内容:

今年7月初,诺亚财富的上海格非资产主动报案,指责广东诚兴,成兴国际控股和博森股份,罗静利用供应链金融业务进行金融诈骗,其次是罗静和首席财务官姜绍被拘留。

具体而言,葛飞资产下的34家“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股权基金”是为成兴与京东应收账款提供的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来源是“债务人京东世纪到期还款或广东诚兴回购”。

有趣的是,作为上述信贷基金的两个还款方,成兴的实际控制人罗静被捕,无法回购;另一方京东7月9日表示,他没有参与上述爆炸事件。基金,“诚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商业合同。目前,京东已报案。”

关于京东的这一声明,葛飞明确表示不承认“诚兴国际的相关方是京东供应商,双方之间存在大量的长期交易。葛飞已经就此向供应链融资提起了对成兴和京东的司法诉讼。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随后,京东正式表示,在警方调查中发出的许多所谓未清的确认函被证实为伪造,并且他们不知道广东诚兴作为其普通供应商涉嫌伪造合同。京东也对Gofi的风险控制能力提出了质疑,称Gofi从未以任何方式证实与JD的合同的真实性,这表明他在合规和空中交通管制方面存在重大缺陷。

在京东和诺亚站起来“澄清”之后,这个故事的主角成兴国际控股也开始“涮”。 7月9日,成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宣布有媒体报道称该公司已与京东方签订了伪造合同。公司董事会澄清,“广州诚兴不是公司成员,公司尚未与京畿钢铁公司签订合同。

成兴和京东之间的合同是真的还是假的?三方曾经说过同一个词。

诺亚的防风能力受到了质疑

事件发生后,各方都质疑诺亚的合规控制权。

一方面,面对34亿的大额融资,成兴和京东的交易状况,业务关系的地位和合同履行等,诺亚财富作为资金提供者还没有完全充实调整,也不提供资金。经过随时监控,即使没有京东合同的真实性,听起来也不可思议。

业内网民甚至爆料,诚兴部门对京东高管的核心程序极为不利,他们要求赞助商面对面,这使得一些融资平台最终远离它,诺亚的财富可以无视核心政党的签约。可以看到控制漏洞。

另一方面,一些专业人士从“供应链金融”的角度对这个问题提出了质疑。

《资产证券化与结构化金融》在书中,“供应链金融”提出了“融资成本最小化的原则”,即假设特定供应链的融资在供应链中最高,因此融资成本是最低的。来吧。然而,在诺亚,诚兴和京东的供应链融资中,显然京东作为交易商信用最高,融资成本最低,因此供应链的外部融资应由京东进行。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宋华认为,供应链金融与其他资本借贷不同。其财务沟通的基础是供应链上游和下游形成的交易结构和贸易关系。因此,为了提取资金。一些实体使用虚构贸易来实施所谓的贸易融资。那就是在关联公司之间形成虚假的贸易关系,形成一系列交易合同和文件,然后欺骗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的资金。在这种形式的欺诈行为中,确实有交易流(销售和销售)和物流(物流服务)。还有不同的政党或服务提供商。交易的文件和要素也是完整的,但实质是所有交易场景都是由关联方伪造的,没有真正的实质性工业活动。

前京东员工因合同诈骗被捕,诺亚,城兴和京东之间的“罗生门”事件似乎更接近事实。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