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蒲光树:富春山居

蒲光树(成都)

到富春江的当晚, 我住进客栈的一间小木屋。

木屋建在半山腰,因山随势,错落有致。没有花园,没有水景,没有假山,没有围墙,没有监控。小木屋与青山绿树、农田庄稼、小鸟昆虫和谐相伴,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随性,那么洒脱。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走进山野,走进自然,置身山林,在这确乎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原来也是这般撩动人的情绪。

走进小木屋,穿过卧房,打开推拉门,是一处偌大的观景平台。站在观景平台举目四望,眼前展现出一幅精美的“富春山居图”。初夏时节,雨中的富春山,远峰近山,层层叠叠,高低错落,连绵起伏,树木苍苍,百草葳蕤,几处民居炊烟袅袅。山上雾岚飘飘,游走在山峦间,群山因而淡妆浓抹,明暗生辉,简约精当,层次分明。

天渐渐暗下来,山也跟着慢慢躲了起来。山下古镇粉墙黛瓦,美而宁静,点点灯光,若明若暗,点缀在茫茫夜色中。

走进小木屋,上下环顾,木柱木梁,木椽木顶,木门木墙,木凳木床木地板,木头做的简易连体三脚置物架、写字台,屋里充盈着木头自然的淡淡的清香气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惬意。

置物架写字台上方的墙上,3只筒灯照下来,与乳白的廊灯、床头灯交相辉映,室内温馨祥和。一只飞蛾爬在墙上,向筒灯爬去,爬到灯座暗处,便扑打着翅膀飞起来落回原处,又快速扑打着翅膀向筒灯爬去……飞蛾几次三番地重复着同一个单调的机械的动作,执着,又充满热情。

坐在木椅子上,我静静地看着飞蛾。飞蛾终于累了,竟在我不经意间不见了踪影。它也许完成了它一生的追求。3只筒灯皎洁的诱惑,让它身心交瘁,最终倒在了追梦的苦旅中。茫然?了然?

早年住在乡下,也是木柱木梁木椽,也是十分的自然生态,却总想拼命逃离。那时乡下实在太苦,整日躬耕陇亩,却永远饥寒交迫。那时好羡慕城里,拼命想往城里钻。

后来进城了,成天穿行于越来越高的水泥丛林,躲闪着越来越多越开越快的汽车,奔波于老是捉摸不定的眼神……当刚进城时那一份喜悦渐渐远行,在无力住进“牧山别墅”时,又向往三星镇南新村的”农民新居“,向往今夜的小木屋,向往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那份恬淡与安宁。

夜很静。没有人声,没有车声,没有音乐声。静静的,出奇的静,静得有点不习惯。在这静夜里,只有昆虫在不知疲倦地重复着同一首歌,再就是稀稀落落的雨声。

雨是自然的精灵,乡下山野的雨更懂得人心。雨落到田野里,泥土就永远充满春的气息;雨落到树叶上,群山永远不会孤独寂寞;雨落到小草上,碧绿芬芳就会铺满原野;雨落到禾苗上,雨点就是金黄的麦粒。

雨点随性,原本没有自己的选择,但每一滴都有自己爱的书写。你听,这稀稀落落的雨声,不就是点点雨滴在述说各自的心声?雨还在下着,慢慢地,雨点的声音大了,多了。

初夏的雨,有时也很任性。屋外偶而也有大的响动,侧耳细听,不像脚步声。我有点不放心,关掉所有的电灯,轻轻撩开窗帘,窗外漆黑一片。

我很庆幸,住进这样的木屋,让我找到了黄公望隐居庙山坞的感觉。

【作者简介】

蒲光树,四川西充县人,现居成都。在省、市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多篇并获奖。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会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