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中国留学生在澳洲成虚拟绑架目标!被胁迫先失联再自绑拍裸照

2019

9月17日,《南方报道》从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获悉,今年针对华人社区的电信欺诈和“虚拟绑架”骗局数量激增。该委员会已收到这两个类别中的大约900个。欺诈报告共造成超过150万澳元(约合727万元人民币)的损失。

9月16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文件,提醒澳大利亚华人公民和华人团体对这两种欺诈行为保持警惕,称仅在今年7月,华人社区就损失了近75万美元。委员会今年收到的大约900份案件报告中的总损失超过了全年的损失。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警察提供的涉及中国学生的“虚拟绑架”案照片。

委员会说,这些欺诈案件主要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会说普通话的骗子会直接呼叫或留下“紧急”语音消息,以使目标对象回电。连接后,他们假装快递公司或中国政府告诉对方他们已经拦截了对方包裹的收件人。它包含伪造的证件(例如假护照)。随后,诈骗者威胁将被引渡到中国的受害者并面临刑事诉讼,并要求受害者给他们一笔钱,以证明他们在“调查”过程中无罪。

另一种骗局是专门针对在澳大利亚学习的中国学生的。诈骗者告诉学生,他们参与了某种犯罪行为,甚至对他们的家庭成员也施加了刑事制裁,以迫使受害者拍摄他的手脚被绑和嘴巴被塞住的照片。拿到照片后,骗子将利用这些材料向家人索要钱。

2018年5月,中国驻澳大利亚阿德莱德总领事馆还紧急提醒中国公民注意“虚拟绑架”欺诈。领事馆说,骗局的惯用方法是先通过“电信诈骗”获得当事人的信息和信任,然后要求当事人切断手机,微信等,并通过单线联系诈骗者。例如对方提供的秘密QQ号。有些要求当事方躲藏,飞回该国或旅行。有些人欺骗,诱使或恐吓当事方拍摄他们被绑,殴打甚至暴露的照片或录像,向父母哭泣他们被绑架,等等。随后,在当事方“失踪”期间,欺诈者利用当事方的微信或手机与父母联系,错误地声称孩子被“绑架”,并发送了相关照片或视频以欺诈巨大的“赎金”。

进修:南都见习记者林子培

9月17日,《南方报道》从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获悉,今年针对华人社区的电信欺诈和“虚拟绑架”骗局数量激增。该委员会已收到这两个类别中的大约900个。欺诈报告共造成超过150万澳元(约合727万元人民币)的损失。

9月16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文件,提醒澳大利亚华人公民和华人团体对这两种欺诈行为保持警惕,称仅在今年7月,华人社区就损失了近75万美元。委员会今年收到的大约900份案件报告中的总损失超过了全年的损失。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警察提供的涉及中国学生的“虚拟绑架”案照片。

委员会说,这些欺诈案件主要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会说普通话的骗子会直接呼叫或留下“紧急”语音消息,以使目标对象回电。连接后,他们假装快递公司或中国政府告诉对方他们已经拦截了对方包裹的收件人。它包含伪造的证件(例如假护照)。随后,诈骗者威胁将被引渡到中国的受害者并面临刑事诉讼,并要求受害者给他们一笔钱,以证明他们在“调查”过程中无罪。

另一种骗局是专门针对在澳大利亚学习的中国学生的。诈骗者告诉学生,他们参与了某种犯罪行为,甚至对他们的家庭成员也施加了刑事制裁,以迫使受害者拍摄他的手脚被绑和嘴巴被塞住的照片。拿到照片后,骗子将利用这些材料向家人索要钱。

2018年5月,中国驻澳大利亚阿德莱德总领事馆还紧急提醒中国公民注意“虚拟绑架”欺诈。领事馆说,骗局的惯用方法是先通过“电信诈骗”获得当事人的信息和信任,然后要求当事人切断手机,微信等,并通过单线联系诈骗者。例如对方提供的秘密QQ号。有些要求当事方躲藏,飞回该国或旅行。有些人欺骗,诱使或恐吓当事方拍摄他们被绑,殴打甚至暴露的照片或录像,向父母哭泣他们被绑架,等等。随后,在当事方“失踪”期间,欺诈者利用当事方的微信或手机与父母联系,错误地声称孩子被“绑架”,并发送了相关照片或视频以欺诈巨大的“赎金”。

进修:南都见习记者林子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