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转变以往金融改革研究的思维惯性

?

10月18日,2019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以转型与创新踏上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新征程为主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

style='BORDER-TOP: #000 1px solid; BORDER-RIGHT: #000 1px solid; BORDER-BOTTOM: #000 1px solid; TEXT-ALIGN: center; BORDER-LEFT: #000 1px solid; MARGIN: 4px auto'

alt=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 src=''

align=middle>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

高培勇首先指出金融改革开放的落脚点在实体经济,金融改革开放所服务的实体经济追求的那个效应既有总量意义效应,更多的是结构意义效应。这显然从高质量发展阶段与新要求是契合的,高质量发展阶段所聚焦解决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而矛盾主要方面是在供给侧,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宏观政策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不是需求管理。

“要讨论今天的金融改革开放,我们必须联系中国经济运行的现状。在这种新形势下,我们应该怎么看?”高培勇提出了一个问题,选择之一就是回到高速增长之路,进行全面的刺激和需求管理。二是着眼于主要矛盾和政策主线,着眼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稳定需求和稳定增长。尽管前一种方法可以解决当前的问题,但边际效应却有所降低。后一种方法是我们通过探索最终探索的高质量开发。在转型的基础上,在创新的基础上,我们可以走中国金融业改革发展高质量发展的新道路。

此外,高培勇列举了财政政策转型和创新的三个例子:第一,减税和收费。过去,减税和减费主要集中于需求效应和总体效应,但是这次我们必须集中于结构效应和供给效应。二是扩大投资。过去,只要增加投资,社会总需求就可以扩大。但是,今年使用了两个关键词来扩大投资:有效和短板。第三,弥补赤字。过去,赤字之后是总体概念,经济和财政收入的平衡是平衡的。但是,今年我们必须稳定需求并稳定增长。同时,我们还必须考虑稳定人民以防范风险的期望。

高培勇还解释说,在当前高质量发展阶段,研究金融改革开放,货币政策等问题,有必要在思维惯性,政策惯性和调控的基础上增加一个过滤器。惯性。在此基础上,我们不仅必须关注总量,而且还必须关注结构性问题;我们不仅要着眼于需求问题,还要在此基础上考虑供给问题。我们不仅要着眼于我们所倡导的政策,而且要着眼于改革的总体效果,必须注意其政策和改革的结构效果;不仅着眼于短期目标,而且在此基础上扩大视野;不仅要注重效率,还要考虑成本。

高培勇认为,研究实体经济服务实际上是研究服务实体经济模式和制度机制的转换与创新。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有必要从与以往不同的服务出发,植根于高质量的发展。实体经济的新途径。

(编辑:马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