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新民晚报 | 感谢晚报让更多人了解C919

& & & & & 2017年5月5日,国内大型客机C919从浦东国际机场起飞。我是第一个飞行员。飞机降落并打开舱门。首席设计师吴光辉走上舷梯,紧紧抱住我。那一刻,我很兴奋。在我长大的城市,飞行第一架按照国际适航标准开发的主干客机具有重要意义。

& & & & &在同一天,《新民晚报》首次向我们的第一个飞行小组介绍了两页。我为上海方言的晚报新媒体用户录制了音频,表达了第一次飞行成功的喜悦。

& & & &我们的试点工作,更特别。试飞员和飞行员不仅仅是单词。飞行员飞行设计精良的飞机,而试飞员飞行尚未最终确定的飞机,需要在各种极端条件下全面验证飞行数据。为确保乘客安全,我们将根据适航规定对飞机进行测试和评估,以确保满足所有适航要求。同时,飞行测试是一项高度专业的系统工程。《新民晚报》自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密切关注新区域客机的飞行试验。通过大量生动的报告,我们帮助读者了解大型飞机开发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当时,我记得以《蓝天工程师》为首的晚报详细报道了飞行测试工程师背后的故事,团队非常鼓舞人心。

&Am; & & & &我首先采访了媒体,新民晚报记者在一次ARJ21飞行试验任务开始。那是2015年5月的一天,当时我们正在进行舱内噪音测试飞行。晚报记者在准备飞行时采访了我。在本报告中,我从东方航空公司到商业航空公司的精神之旅,从飞行员到试飞员,以及我在美国国家试飞员学校的培训经历都得到了记者的精心捕捉和生动展示。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该报告通过一个小细节记录了测试飞行员和测试工程师如何默契合作以及如何测试数据。飞行测试,没有那么多酷炫帅气的动作,也不是一个充满浪漫主义的个人表演,而是一个复杂的团队合作工作。从飞行前准备,飞行,着陆到会议摘要,报告真实记录了我们的平常日子。 C919飞入蓝天,正是无数这样的“普通日”积累。当我得知我是上海唯一的飞行员摇篮,毕业于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航空学院时,记者叹了口气说,我希望我们在上海接受过培训的试飞员可以在上海驾驶C919!这也是我最大的愿望。两年后,梦想成真了。也可以说,中国三代大飞机产业的梦想就是在上海画圈子。

&大型飞机制造业; & & & &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今年,C919已经在很多地方进行了试飞。静态测试和其他地面验证测试也在稳步推进。就在上个月初,第四架试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

& & & & &委托大型飞机事业中各种具体岗位的人员,其乐趣,悲伤,奋斗和奉献精神需要被时代记录下来。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将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我相信,只要我们珍惜自己的理想,永不放弃,坚持不懈奋斗,大型飞机的事业一定会越来越好。在这里,我希望《新民晚报》更好!让更多的时代精神和民族之光在报纸上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

& & & & (作者:蔡军C919上尉和首席飞行员)

&nbsp&amp ;对“I和《新民晚报》”的启示& & NBSP

http://www.sugys.com/bds0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