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部分家政公司首推“包工”制 介于“钟点”与“计件”之间

?

原标题:上海某家政公司首次推广“承包商”制度

根据《劳动报》,最近,上海一些家政公司引入了“承包商”系统,该系统根据烹饪,手动洗衣,熨烫,杂货店购物和walking狗分为9类。数量按数量,次数或件数进行计数。而不是强调工作时间。 “小时工”与“计件制”之间的这种“包容”模式引起了国内行业的关注,并引起了争议。业内人士呼吁,在鼓励行业标准化的同时,应促进国内立法和“ 36项内政政策”,以鼓励国内行业的新模式。

收费参考:

略高于“小时工”

所谓的“合同工作”系统包括九类烹饪,手动洗衣,熨烫,杂货店购物,dog狗,简单清洁,深层清洁,照顾老人和照顾孩子。

“承包商”系统如何收费?记者注意到,一些国内企业列出了收费参考价格。例如,烹饪餐分为一人餐,二人餐,三人餐和四至五人餐,收费从35元到100元不等。手动洗衣与过去的“计件”有所不同,但20件包装的价格为40元,每增加一件20件以上。 10件熨衣费为35元,超过10件的熨衣费为4元。买菜时,只能去市场或超市买菜,20元/次,而去市场和超市要收40元/次。 walking狗时,每只狗收取30分钟20元的费用,每只狗30分钟收取30元的费用。

清洁分为简单和深层。照顾老人约5000至6000元/月,照顾孩子约6000至8000元/月。在实际就业中,“承包商”费用由雇主和保姆决定。

初步试用:

减少就业之间的冲突

“小时工是一种熟悉且被广泛接受的服务模式。在此之前,我们还实施了“计件”制度,但由于收费和计件模式过于详尽,一些雇主感到麻烦,因此放弃了。实施“合同制”制度的目的是要升华并减少基于小时工的就业与“计件制”之间的矛盾。

“从市场测试来看,'计件制'是不成功的,因为实际的计件制是按时间收费的。例如,账单收费,但雇主认为可以完成2个小时,并且家政人员要工作3个小时。由于行动速度之快,存在矛盾。”高女士指出,在此基础上,尝试了“劳力”模式,以期得到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理解。 “根据雇主的需求,为多个项目做出选择,然后计算成本。不必担心服务时间,请尽快,保质保量地完成工作。”

家政法规:

收费和服务应该标准化

为促进家政服务业的合法化和规范化,上海市人大研究组建议大力制定地方法规,建立家政服务业监督制度。在对上海市家庭立法的调查中,还发现上海95%的家庭服务人员来自上海,家庭工人的身份验证,劳动技能,身体健康和个人素质需要建立和完善相关机制。同时,家庭服务费和中介机构的服务价格也受统一计量的标准措施的约束。

“'承包商'系统是一种典范创新。在打破传统的同时,我们还需要看到市场继续受到监管。例如,在执行家庭立法期间,'36家政'提到了家庭安全证书在对“承包商”系统进行测试时,工作人员还应要求提供“合格的门到门”标准服务。”上海万新民政事务负责人周冬秀告诉记者,上海市家庭服务业协会目前正在开展“上海大姨妈”之星活动。水平评估,客观评估家政服务人员的上门服务。 “服务水平和教育水平应该是现实的,并且不能按费用来评定。”